收藏笔趣阁      欢迎您,前来本站阅读小说!~
笔趣阁 > 仙侠小说 > 大奉打更人 > 第八十九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

第八十九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 第1/2段

    姜律中还是不服气,但不敢再造次。

    魏渊悠悠道:“他之所以在杨砚手底下,不是因为杨砚,而是李玉春。”

    李玉春?

    三位金锣更搞不明白了,李玉春一个小小银锣而已,也算个人才,但此人性格古板,不知变通,死认理。

    莫非是李玉春与那个许七安有什么深层次的关系?姜律中心里猜测。

    魏渊不急不缓的解释:“李玉春能测试许七安的品性,许七安也需要一个性格刻板的人当领导。换了任何一位银锣,都会与他产生矛盾。”

    李玉春眼里揉不得沙子,正好用来引导、规劝许七安。而以许七安在问心关里展露出的心性与理念,他在任何一位银锣手底下,都不可能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甚至会闹出祸端。

    见三人露出思索表情,魏渊温和道:“你呢,怎么相中这块金子的。”

    姜律中不做隐瞒:“平远伯的案子颇为棘手,根据目前的线索推断,极有可能是江湖人士寻仇。但人早就逃之夭夭,想揪出来,千难万难。正好许七安此人擅长断案,我便想将此人调到麾下,为我办事。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合情合理,魏渊父子三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姜律中继续道:“但真正让我看中的,是另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杨砚顿时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平远伯被杀当夜,我带着司天监的几位望气师追踪凶徒,几位白衣见到许七安后,极是兴奋,非要过去与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一见面,恭恭敬敬的作揖行礼,司天监的白衣,什么时候对一位武夫如此客气?”

    姜律中摇了摇头,继续说:“手底下银锣一问,才知道此人与司天监炼金术师交情匪浅。”

    “与司天监炼金术师交情匪浅?”气质阴柔的南宫倩柔似乎想到了什么,嘿了一声:

    “我记得税银案中,是他以炼金术制出假银,解开了谜团。以炼金术取悦司天监白衣,倒是聪明。只是司天监的术士向来瞧不起武夫,这小子倒是能屈能伸。”

    杨砚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本人是那种目空一切的武夫,对各大体系的修行者视如蝼蚁,觉得这是高品武夫必须要具备的气势。

    藐视一切,才能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许七安若是对司天监术士曲意逢迎,谄媚巴结,那杨砚要降低对他的评分和观感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这样。”姜律中叹口气,否决道:“那几名望气师对他态度极为恭敬,恨不得取悦他才对。甚至说,司天监的宋卿,都赞许七安是“吾师”。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南宫倩柔不信。

    宋卿是监正的亲传弟子,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,置监正于何地?

    杨砚没有说话,但也是不信。

    魏渊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结束巡街,返回打更人衙门,照例写了报告书,便散值离开。

    今日休沐,没有回家,打道去了教坊司。

    他这个年纪的男子,气血旺盛,正是欲求最强烈的年纪,每天都遏制不住体内的骚动。

    用比较形象的比喻:天天都想着申公豹。

    今日影梅小阁没有打茶围,酒客们听曲观舞,席间浮香出面一次,酒客们便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京察就是好啊,真正的大佬们都不来教坊司了....许七安照例被请去喝茶。

    烧着炭火的卧室里,身穿华美长裙的浮香低头抚琴,端庄优雅,眉眼间透着大家闺秀的气质。

    今日倒是挺矜持啊,没有酥胸半露的服侍我洗澡....许七安坐在浴桶里,享受着丫鬟的服侍。

    许七安隔着屏风望着美人。

    她恰好抬起头,嫣然一笑,刹那间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那无形无质的魅惑让许大郎一阵燥热。

    仅是那么一刹那,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便消失,许七安还以为自己隔着屏风看错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许七安醒来时,看了眼床边的水漏,发现时间是辰时两刻,他罕见的睡过头。

    浮香睡姿慵懒,青丝遮掩住秀丽娇美的脸蛋,她像一朵丰腴的牡丹花,昨夜经受了暴风雨的摧残。

    今早显得有些萎靡,需要补觉恢复精神。

    在丫鬟的服侍中洗漱完毕,吃了早点,浮香身边的大丫鬟,羞羞怯怯的说:“公子身子强壮,可姑 未完待续

大奉打更人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