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笔趣阁      欢迎您,前来本站阅读小说!~
笔趣阁 > 仙侠小说 > 大奉打更人 > 第五十四章 截胡

第五十四章 截胡 第1/2段

    许二郎默不作声,许平志凝视着中年男人,摇头道:“随手一句打油诗而已,我听那位公子说自己书法生疏,写不出好字,才劳烦这位公子帮忙代笔。”

    许二叔是老江湖了,摆出一副自己是旁观者的姿态,与侄儿和儿子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众人立刻看向许新年,许二郎呵了一声,生人莫近的高冷姿态,不屑回答他们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态度,让问话的中年人一阵恼怒、尴尬,拂袖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原本想留宿这里的许平志,偷偷给儿子一个眼神,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影梅小阁。

    “不好继续留在里头,让人瞧出我们三人有关系就不妙了。”许平志教导儿子。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许新年颔首,说完,在寒风里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屋里有炭火取暖,乍一出来,温差巨大,让人忍不住直打颤。

    许平志看了眼儿子,说道:“原本宿在影梅小阁的话,那些婢子...只要一两银子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能去别院找其他女子....而不是婢子的话,低价是五两银子,这里包括了打茶围的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许平志顿了顿,见儿子没有习惯性的毒舌反问他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奇怪的同时,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许二叔从怀里摸出一锭官银,制式银子,一锭五两。

    “二郎,银子你拿去。”

    许家因为税银案,倾家荡产,即使过了一个月,许平志通过灰色渠道弄了好些银子,但总体上还是比较拮据的。

    许二叔不觉得儿子还能拿出五两银子。

    许新年微微动容,低声道:“爹,那你呢?”

    许二叔不在意的笑了笑:“爹炼精境的时候就不惧寒暑,就算在路边睡一宿,也不碍事。你身子骨可经不起夜里的寒风。”

    许新年双手拢在袖中,微微躬着脊背,承受着料峭的夜风,有些恍惚的盯着五两银子,半晌,声音有些嘶哑的说: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许二叔一定要儿子收下。

    拉扯之间,啪嗒一声,许新年怀里掉出一锭官银,不多不少,正好五两。

    .....父子俩望着地上的银子,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丫鬟推开主卧的门,示意许七安入内,而自己却没打算进去。

    “杨公子请进!”

    障子门打开的瞬间,一股暖香扑面而来,地面铺着一层价格昂贵的丝织地衣,价格贵也就罢了,且极耗人力。

    地衣上绣着一朵朵青色莲花,一团团祥云。

    女人走在上面,步步生莲。大官人走在上面,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心思玲珑。

    一架临摹名画《雨打芭蕉图》的三叠式屏风隔开睡处和锦厅,一位风姿绝伦的妙龄女子跪坐在屏风前的壶门小榻,小塌上摆放一架凤尾琴。

    她穿着轻薄的纱衣,凝脂如玉的肌肤若隐若现,正笑吟吟的望向门口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交接,她微微低头,嘴角带着羞涩的笑意。

    最是那低头的温柔,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....许七安脑海里浮现这句诗。

    行酒令时文雅如大家闺秀,在塌边时妩媚勾人欲说还休。

    这是只有教坊司的女人才能修出的魅功啊。

    许七安两个头,一个大。

    “公子?”花魁痴痴笑道:“公子何故如此看着奴家 未完待续

大奉打更人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。